疾控人冲在第一线
发布时间:2020/1/31 13:27:36
来源:本站
【字体:

1月28日早上,大年初四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骤然响起。电话那头,酒泉市人民医院感染科报告收治了两名发热待查病例,不排除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快速做好电话登记后,酒泉市肃州区疾控中心立即派出我和其余3位同事奔赴现场。

10点钟,我们4人准时到达酒泉市人民医院感染科,迅速穿好内、外防护服,戴好N95口罩和防喷溅护目镜,再戴两层一次性外科手套,穿上防护靴,整个过程5分钟,把各自用品准备妥当后,立即上岗。我是流调人员,进入病房与病人的接触距离仅为1米。

今天的患者是一个6岁的男孩,也许是被我们的穿着吓到了,他一看到我们就大哭了起来,孩子的母亲也在一旁默默地抹着眼泪。看到这一幕,我心里有一些难过,因为我也是一位母亲。我轻轻地走上前去,一边解释这么穿着的目的,一边安慰着孩子和他的母亲,为他们打气别害怕,鼓励他们坚强起来,一起抵抗疫情,让讨厌的病毒早日滚蛋。母子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。

我们开始消杀、流调和采样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护目镜里全是汗水,几乎看不清手中的流调表。顺利地完成整个流调流程后,正准备离开,孩子的母亲问我:“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?能快点吗?出来后能第一时间告诉我吗?”看着她那焦虑的表情,我安抚她:“请放心!我们一定会尽快送去检验,一有结果马上告诉你。”

两小时后,我们又更换一次防护装备,对第二个疑似病例进行流调。不知不觉,午饭时间到了,肚子却来凑热闹,咕噜咕噜叫个不停,可这会儿那能顾得上它呢!一直到下午2点钟,整个流调采样工作全部结束了。脱下防护服,浑身都是汗水和刺鼻的消毒液味道,头发像刚刚洗过的一样。等不及全身汗水干透,我们又赶往疾控中心送样品。值班同事看到我们回来了,说:“饿坏了吧,快吃个泡面吧。”可是,一想起那位母亲期盼的眼神,我说:“赶快先写流调报告,完了再吃。”

疫情就是命令!酒泉肃州区的疾控人就是这样,无论白天还是半夜,我们时刻准备着,只要接到电话,刻不容缓奔赴现场。虽然每天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汗水和消毒水味,每天心力交瘁、疲惫不堪,但我们知道,我们是疫情防控的中坚力量,面对凶险的疫情我们必须站在第一线!

我为自己是一名疾控人而骄傲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我们冲在第一线!

(来源:九三学社酒泉市委会)